真的有前世、今生嗎 ?

湘侗鄉百餘「再生人」 擁前世記憶

以下交章轉載自明報網上新聞:http://www.mingpaocanada.com/Van/htm/News/20150620/tcbf1_r.htm

【明報專訊】人們經常用「人死不能復生」來安慰家中有喪事的人,但在貴州、湖南、廣西交界處的侗族部落,有一群人自稱是死後投胎轉世,能夠清楚地記得前世的事情,有的甚至與前世親人再續前緣,這些人被稱為「再生人」。當地官方希望保持「再生人」神秘感,並藉此發展成觀光景點。

全球都有「再生人」現象個案報道,但在湖南懷化通道侗族自治縣的坪陽鄉,「再生人」超過110人,是至今發現的唯一「『再生人』部落」。

十年沒吃肉跟米飯
當地一位名叫石爽人的中年婦女極具神秘色彩,她已經十多年沒吃米飯,每天的主食就是井水和少許蔬菜,肉類絕不沾口。然而,她每天卻能正常勞作,並且不感到疲倦。

她說,自己是1963年生的侗族人。前世叫姚家安,縣溪人,為漢族,嫁到何家為二兒媳。1960年5月11日24歲那年去世,留下一女一兒。當年5月的某天她去田裏工作,回程在魚塘洗腳中毒,回到家發高燒。那時何家大兒媳也中毒,但用燈芯草治好了,但她堅持不肯,3天後「感到人浮了起來,不管肉體走了。之後跟著很多人上山來到一河道,很多人過去了,我走在獨木橋中間,一白鬍子老頭問我:『你不要過來?』我就回來了。」就這樣,她投胎到了坪陽石家。

何彬和女兒何姿娜。何彬稱女兒是此前溺水身亡的妹妹轉世。
前世是同學的媽媽

石爽人7歲上小學時,聽到老師喊一個男同學的名字,發現這是她前世為兒子取的名字。她常悄悄地把好吃的東西放在他的抽屜裏,男同學感到奇怪回去跟家人說,石爽人才道出原委,她就是姚家安,前世是男孩的媽媽。

她透露,前世的記憶是從她2歲時開始恢復的。有天她在樓梯口摔倒,站起來的時候,就想起自己的前世叫姚家安。

不過能回憶起前世這種特異,使她有了兩個家庭,同樣也令她煩惱,「因為人的那個感情啦!從小就好像沒有童年一樣,感覺這個事情對感情上折磨很大。」


自稱為「再生人」的石爽人向記者展示來訪者的簽名。

[玄學靈異小說] 怪聲!奇夢 ! (上)

(陳易燊原創文章)
鬼神之說,歷來已有,且在民間一代傳一代,歷久不衰。
有人說是人死後的靈魂、也有人說是死者生前的怨氣太深,死後不能投胎轉世而化成厲鬼、更有些人說是在另一空間的物體。那鬼究竟是什麼呢?我也不曉得。說真的,我未親眼見過, 但我深信碓有鬼神之事,而我是敬而遠之的。

我叫阿昇,是一間大型物流公司的主任。話說由清明節的前一日開始,我的睡眠質素就急劇下降,沒一晚是熟睡到的,都是在床上輾轉反側,直到天亮,頗為痛苦。因為差不多一到凌晨一點多的時侯,當我坐在大廳看書或看電視就會聽到一至兩次的怪聲。大概的發音像『嘿嘿』、『嘿嘿嘿嘿』。 而那聲音似笑非笑,似哭非哭,甚為恐佈。
B1
記得4月3 日晚上是我第一次聽到, 當時還以為自己聽錯了,覺得是鄰居的小孩在夜哭。約隔了15分鐘後,又出現這『嘿嘿』的怪聲!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我是特別清醒的,肯定自己不是聽錯 ,也肯定不是從鄰居發出的,更聽得出是從廚房傳過來的。定一定神後,頓時!大失所措,幾乎整個人的毛孔都打開了,手毛幾乎全豎立起來,而一陣寒涼在身後上下徘徊呀。恐怖得很!然後立即關燈睡覺去,這樣突然的一嚇,當然是整晚都睡不好。

到第二天醒來,還以為自己是在夢中聽到那怪聲。跟家人表示我昨夜聽到一些不該聽到的聲音,他們都表示一整夜都沒聽到,覺得應是我聽錯。還問我是不是最近工作壓力大了。 既然家人不相信,那我也省口氣不再說了。那怪聲如真的硬要形容像什麼聲音,那大概就小朋友玩的那種會發聲的布偶吧,當你按布偶身體時,它就會發出笑聲。類似 『嘿嘿』、『嘿嘿嘿嘿』、『嘿嘿』的哭笑聲。聽後令人十分驚魂,十分心寒。到了當天凌晨一點多,那怪聲又來打擾了,也是叫了一兩次聲就停了,驚恐的感覺驅使我快 快關燈上床。

由於家人沒聽見,覺得我可能聽錯,也因那怪聲對我好像沒什麼大的殺聲力,就這樣自己忍受了差不多半個月。有時怪聲晚晚來打擾,有時每隔一兩晚來打擾,每當聽到叫聲後,都會在心底用粗言罵那『傢伙』快閉聲,每次都湊效。所以,就不了了之了。直到……

4月19日凌晨2 點左右,深夜寂靜,我就坐在沙發上研讀命理古籍「滴天髓」。一聲突發,是比之前大一倍的『嘿嘿』、『嘿嘿嘿嘿』、『嘿嘿』出現了。因為比之前聽到的音量大得多,這回真的莫名其妙流出冷汗了。嚇得我連在心里罵那『傢伙』快閉聲的膽量也消失了,約隔1 分鐘後,從我的左邊再傳來『嘿嘿』、『嘿嘿』。這時我清醒了起來,立即拿起拖鞋憤怒地扔向地下,破口大罵:「快走,滾開,別騷擾我!」還以為那『傢伙』真的會閉聲了。因為平時都只叫一兩次就停。怎料再過10 多 秒後那『傢伙』竟然在玩環迴立體聲,聲音由廚房傳到主人房,再由主人房傳上天花板。而叫聲及發聲的頻率也漸漸多了起來。『嘿嘿』!『嘿嘿嘿』!『嘿嘿嘿嘿』!我仿佛感覺到有不明的靈異物體,從右邊的廚房快速走到左邊的主人房門口,再飛上天花板,最後消失。這短短的數秒竟把我的膽子都嚇破了,幾乎沒法呼吸。這下真的令我從一個寧靜的夜晚推進刺激的深夜,這種恐怖的感覺誰能理解呢?

這時覺得此事非快速解決不可,不然以後真的會把自己嚇到進精神病院呀。那刻靈機一觸,想起六壬師傅--陳老師,當時恨不得立即致電求救。可惜太夜了,不好意思擾人清夢,只有改用短訊通知,表示急需求符鎮宅!就在發短訊的過程,只是約20秒的過程,仿佛全身都在痳痺著、寒冷著、顫抖著……隨即奔到床上,並把被子由頭蓋到腳,把自己密封起來,口念「南無阿彌陀佛、南無阿彌陀佛、南無阿彌陀佛、南無阿彌陀佛、」……
b2

[玄學靈異小說] 怪聲!奇夢 ! (下)

 (陳易燊原創文章)
說起陳老師這人,雖然他還未到不惑之年,但已早生華髮,一副道風仙骨的樣子。對朋友甚有義氣,對錢財之物更吃得開。所以此人交遊廣闊,在術數界及神功界略有名氣。4月19日的中午時段致電陳老師,並描述了昨晚的經過,最後請求恊助處理此事。陳老師表明要得到『師公』的允許才會出手干預此事。其實『師公』是陳老師在神壇供奉的神,所以每次有善信求救陳老師,他在出手前都會向『師公』擲勝杯,看看是否批準。因陳老師跟我多少有點交情,所以在個人感情上還是想盡量幫忙的,最後他叫我晚上等他消息。
道士

到晚上10點左右,接到陳老師電話,陳老師表示『師公』已批准干預此事,並賜予『五雷鎮宅符』,以供貼在我家大門,作僻邪治妖之用。吩咐我盡快上神壇取符,同時亦千叮萬囑此符不能掉到地上,否則會影響其法力。當時我也有查問何解會無故引來這古靈精怪的東西,陳老師只輕描淡寫地答:「我沒有跟你仔細查明原因呀,可能跟你太有愛心,又喜歡小朋友有關吧。」他這話真令人摸不著頭腦。既然已得到靈符護宅,那我也不深究其原因了。4月20晚上拿了符回家,但當晚還未把符貼上大門的。說也巧合,當晚沒有聽到任何怪聲。因為我選擇在第二日早上陽氣頗足的時間,才把『五雷鎮宅符』貼上大門的。

21號晚上回到家已差不多11點半了,才剛脫了鞋子,就隱約聽見一聲音量好細的『嘿嘿嘿』。我心想,明明已貼了符,怎麼那聲音還存在呢?真的百思不得其解。唯有再發短訊詢問陳老師,陳老師在短訊回覆:「這可能是最後的反抗吧。」見狀,那我就安心去沐浴了。沐浴後就帶著疲憊的身驅上床睡覺去。

第二日早上醒來,睜開眼晴,滿額汗珠,一身冷汗!只記得自己發了約十個惡夢左右,片斷相當零碎,印象很模糊,完全記不起。但唯獨其中一個夢的內容卻記得十分清楚,在夢中, 我正在廚房煮晚餐時,隱約見到一個半透明的物體在冰箱上閃了閃,然後就沒影沒蹤了。當時認為是油煙影響了我的視覺,所以我沒太大的理會。正當我把醬油用完,想轉身把空樽子棄在垃圾桶時,竟發現腳掣被踩上,桶蓋打開了,不知為什麼自己無意識地順手把空樽子丟入桶了,轉身就繼續炒菜了。此時,十分清楚聽見一男孩子的聲音:「原來你會做菜的。」接著再一聲:「我今天終於夠法力讓你看見我了,但這裡有符呀,太危險了,我以後不來了。」嘩!這下子非令我魂飛魄散不可了。我連忙放下廚具,大力瞪大眼睛看看四周,心跳得沉重而快速。噗砰!噗砰!噗砰!這心跳聲,似乎就是這一刻的唯一聲音。越來越大聲的噗砰!噗砰!噗砰!我就醒了……
B3